账号/手机/邮箱:密码:验证码:注册|
安凌云服务-首页

阿里工商之争:马云失首富 结局将如何? 浏览:8738  回复:0
昵称:董美艳


楼主 | 发表于 2015-01-30 10:11:06

 

  1月23日:工商总局监测:淘宝网正品率仅为37.25%

  据人民网的报道,1月23日,从工商总局获悉,2014年8月到10月,工商总局网监司委托中国消费者协会开展了网络交易商品定向监测活动。此次监测共完成92个批次的样品采样,其中有54个批次的样品为正品,正品率达到58.7%,非正品率为41.3%。据了解,此次监测以网络交易平台、大型购物网站为重点监测目标,以电子产品、儿童用品、汽车配件、服装、化妆品和农资等为重点监测种类,以高知名度商标、涉外商标等为重点取样商品品牌。

  从各购物网站的检测结果来看,淘宝网的样本数量分布最多,但其正品率最低,仅为37.25%;样本数量较小(3个)的聚美优品均为正品,正品率达到了100%;另ZOL商城(中关村电子商城)购买了1件非正品,正品率为0%;三大知名B2C平台中,京东的正品率为90%,略高于天猫的85.71%和1号店的80%,同时京东和1号店的非正品均来源于非自营的商家。

  1月27日:淘宝小二致信工商总局:刘司长您违规了 别吹黑哨

  环球网报道称,1月27日,一位80后淘宝网运营小二发出公开信,直接就这份报告所存在的程序性问题点名该司刘红亮司长,认为这份报告不仅抽样太少、逻辑混乱,还存在程序违规问题,并直言“避免黑哨对市场无比重要”,该小二表示:“我们接受神一样的存在,但我们看不懂的是,屡次抽检和报告中,不同的标准和神一样的逻辑”。“恳请刘司长‘进驻淘宝’”、“大刀阔斧来淘宝打假”。

  这封公开信认为,根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令第61号《流通领域商品质量抽查检验办法》第17条的规定,抽样检验应当保证被抽样人的复检申诉权利。但国家工商总局网络监管司存在违规。

  1月27日:工商总局回应淘宝“黑哨”质疑:定向检测就是要找问题

  1月27日晚间,国家工商总局新闻发言人对网络交易商品定向监测结果一事正式回应表示,加强网络市场监管是工商总局的法定职责,“工商总局网监司一直秉承依法行政的原则开展网络市场监管执法工作”。同时“网络交易商品定向监测是评估市场风险、警示违法经营的重要工作方式。”

  淘宝微博转发的文章表示,网监司在双十一网购抽检时,207批次样品大部分为合格真品,假冒商品占总样品的3.6%;而本次定向监测结果是,非正品率高达41.3%。“同一个部门发布,短短几个星期内,差别却多达十倍以上,这一定不是小数点的问题了。”

  国家工商总局网监司副司长杨洪丰说,不存在标准差别,双十一网购抽检和定向监测,是工商总局委托给两个不同的第三方监测操作,具体抽检方案不一样,有的门类多一些有的门类少一些。但“我们的目的都是要发现违法线索,进行查处,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维护经营秩序”,尤其是在有针对性地进行定向检测时,目的就是为了找问题,这就有可能这次检测出现的问题比较多,这是正常的,“我们就是要找问题来促进”。

  工商总局网监司副司长杨洪丰指出,“非正品”跟假冒伪劣不是等同的,有的产品是需要向正品商品授权商进行核实的,消协这次把正品与非正品做了区别,一一进行核对,只要上述“非正品”定义内的一项没对上,就列入“非正品”。

  1月28号:工商总局《白皮书》直指阿里系五大问题

  1月28号上午,工商总局官网转载《中国工商报》一篇文章——《关於对阿里巴巴集团进行行政指导工作情况的白皮书》,是工商总局网络交易监管司对阿里集团行政指导会的会议纪要。这次问题不再只针对“淘宝”和“天猫”,而是直指整个阿里系。《白皮书》对阿里系在主体准入、商品销售、交易行为管理等方面长期存在的违法问题进行了详尽分析和总结,指出了5个方面19个问题。阿里自己也认可,并提出了整改计划。

  文章中几个细节令人意外,其中包括半年前,“为了不影响阿里系上市前的工作进展,该座谈会以内部封闭的形式进行。鉴於目前监管情势,为廓清种种认知,现将行政指导座谈会有关情况如实披露”。含蓄反驳淘宝指责工商“吹黑哨”,事实是工商对“阿里系”这类新兴业态企业存爱护之情。

  这份《白皮书》也有措辞比较严厉的内容,例如监管部门发现阿里系网络交易平台存在诸多违法经营行为,“长期没有引起足够重视,长期未能采取有效措施予以治理,以致养痈成患”。对阿里巴巴集团工作提出了六条要求,其中一条就是:“守住底线,克服傲慢情绪。法律面前没有特殊的市场主体,阿里系主要高管要有底线意识和底线思维”。

  1月28号:淘宝回应工商总局白皮书:正式投诉总局司长刘红亮

  1月28日下午,在工商总局对外挂出半年之前的行政指导白皮书之后,淘宝官方发出声明表态称,淘宝也是假货这个阶段性问题的受害者,而不是受益方,“我们愿意承担起打击假货的责任,我们绝不推卸这个责任,也不会互相指责”,“我们热切期盼监管部门入驻淘宝,并愿意全力配合”。同时淘宝也表示,理解监管追赶创新的难度,但希望监管能够看到数百万年轻人的艰难创业、尝试和创新,“请不要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在声明的最后,淘宝透露已经决定向工商总局正式投诉网络监管司司长刘红亮——“我们欢迎公平公正的监管,反对不作为、乱作为、恶作为。针对刘红亮司长在监管过程中的程序失当、情绪执法的行为,用错误的方式得到一个不客观的结论,对淘宝以及对中国电子商务从业者造成了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我们决定向国家工商总局正式投诉。”

  1月29日:工商官网撤下白皮书

  双方你来我往的交锋似乎越演越烈。不过,对于淘宝网官方微博表示决定向国家工商总局正式投诉刘红亮一事,截至昨天晚上,国家工商总局并未做出正式回应。就在昨天傍晚6点左右,事情又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工商总局悄然撤下了其官方网站上的白皮书。

  针对淘宝网投诉工商总局司长刘红亮一事,工商总局新闻处相关人士称,目前暂未收到淘宝网投诉刘红亮的流程。

  工商总局市场规范管理司司长刘红亮以无法确认记者身份为由拒绝采访,并表示记者有任何问题请向新闻宣传处提出。记者随后联系工商总局新闻宣传处,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没有接到淘宝网投诉刘洪亮司长的流程,工商总局也无法作出官方回应,该事件或仅为一次网络事件。

  1月29日:淘宝商家质疑工商总局抽检结果:没假货 请让我们死个明白

  1月29日日,工商总局在1月23日发布的抽检信息公告中三家被指存在问题的天猫商家联名向工商总局发了公开信,称“没有告知、没有检验报告、没有复议流程的假货抽检报告,就突然宣布三家天猫店“突然死亡”。工商总局网监司,请让我们死得明白。否则,我们将提起行政诉讼。”

  参与联名公开信的三家商家表示,工商总局网络监管司在12月11日向社会公布一份抽检通报,判定该三家店铺售假,随后,这三家店铺被天猫冻结至今。商家称天猫的回复是根据工商行政主管部门的报告结果,对店铺冻结、进行核查。

  商家表示,查询法规后知道,如果是抽检,已发应该有告知、申诉等程序。但是,商家至今也未接到来自工商部门的任何通知,没有收到检验报告,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所卖的商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怎么抽检的,怎么判断出来是假货的。商家称多次找到工商总局网监司,希望知道详情,也递交过申诉材料,打过无数次电话,但直到今天,依然没有看到那份判商家“突然死亡”的抽检报告。

  据此,三家商家认为网监司在抽检中存在诸多违法:一是没有给出合法的鉴定报告;二是未对申诉材料作正面回复;三是没有提供抽检过程的证据证明。为此,商家称采取公开信的形式,希望获得回应,“就是死,我们也希望死得明明白白。”

  商家还就抽检到的产品做出说明,被称假冒zippo防风打火机的商家称其店面从没卖过这款商品;另一家被指假冒新百伦运动鞋的商家称,该商品所有在天猫接到的订单,全部由新百伦在中国大陆的品牌商直接向消费者发货;还有一家被指假冒阿迪达斯双肩背包的商家则称,店铺由阿迪的三大供货商供货,来源正规,每一件商品都有相应的供应链进货凭证。

  在公开信的最后,三家商家称“正当我们压上所有家当投身电子商务的时候,却被我们的主管部门通过这种方式宣布死亡,我们心不甘。如果贵司一直不予以回应,我们只有通过行政诉讼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1月29日:工商小编微博回信马云:刀口别对着队友

  阿里巴巴与国家工商总局的PK仍在继续,不断有其他相关方加入。1月29日日早上,三家被国家工商总局抽检到有问题商品而遭冻结的天猫商家发布公开信,称国家工商局网监司抽检程序等方面存在违法,到现在为止他们申诉也未获回应,为此发公开信求回应,称“死也要死得明白”。

  上午,一个自称为“工商小编”的网友在微博发布针对马云的回信,称工商没针对淘宝,淘宝也发难错对象,无辜躺枪。认为打击假冒伪劣,需要工商部门的监管,也需要淘宝这样的大平台配合,更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之后,认证为“台州市工商局经济开发区分局”的官方微博转发了这一微博,似间接证明了这名网友的工商系统工作人员的身份。

  “工商小编”透露,阿里巴巴作为杭州的企业,“整个浙江12315系统有多少人在给你处理网络消费投诉,整个浙江工商又有多少人在给你搞网上亮照工作?一个个小小余杭局几十号人一年要处理多少淘宝投诉案你们应该也清楚。被浙江工商最支持的企业说“不作为乱作为恶作为”,这也是最冤的!”

  以下为“工商小编”长微博全文:

  尊敬的马董事长:

  给您写这封信,是在我整晚失眠之后。在工商总局发布一次定向商品监测结果后,您和您的整个公司表示了莫大的冤屈。您的80后小二写信给我们的司长,说我们工商“违规吹黑哨!”随后又是申明,又是投诉的。我们工商人搞执法的,嘴笨,说出来的话总是“一二三四”,没人听也不愿意听。这外人看来这国家机器又欺负小小民企了,铺天盖地的骂工商。小编我比你的小二更委屈,所以连夜提笔给您回信。

  听说您以前当过老师,所以在这我拿学校打个比方。某校有个传奇人物,学生会主席宝哥,富,帅,威风!刻苦努力打拼,取得非凡成就,成为了学校万人迷,校长眼里大红人,还申请了外国名校。某天,宝哥班公布数学小测验成绩,宝哥只考了37分。某些有想法的同学便大肆宣扬,整个学校都炸开了锅,高富帅宝哥居然不及格!

  宝哥很气愤!这不是影响我声誉、影响国外名校对我看法嘛!于是,拿起校广播就对数学老师发难了!你这个考卷专考难题,根本不是我擅长的!你这个测试只有92题,题太少了,根本考不出我水平!我问过数学组长了,你这题还有几道出错了!另外,全校数学平均分本来就低,又不是我一个,这就是你老师没教好!我十一月月考时候还考过96分,你这次是故意让我考这么低的,明显在刁难我!这是对我大大的不公!

  于是,这数学老师就回应了:小宝同学,虽然你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是要克服傲慢情绪。你在学习上还有很多不足,需要以后你和我共同努力迎头赶上。结果,宝哥更气愤了,你这针对我还不承认,我到校长那投诉你去。

  这故事讲完了,马总也应该听明白了我要讲什么了。你的小二既然那么冤屈,对我们司长有那么大怒火,我在这里斗胆问你几个问题:

  这一、这题再少再偏,宝哥考个37是不是事实?宝哥数学存在问题是不是事实?

  这二、宝哥考砸了被人到处宣扬影响名声,和组织测验公布成绩的老师什么关系?

  这三、宝哥考砸了,把老师举报了,这名声就回来了?这成绩就会上去了?

  老师找些最容易错的题目给学生摸摸底,让学生知道自己的不足,让老师知道将来教学方向,这总没错吧?结果宝哥那边又是哭又是闹的,显然是犯了所有优等生的通病:死要面子!按照宝哥的意思是,下次老师拿到成绩单,看到宝哥考砸了,看在宝哥是大红人份上,直接把成绩单撕了?

  你们小二说自己冤,我们工商比窦娥更冤啊,真的是躺着也中枪啊!小二说宝哥这次考砸了是老师“违规吹黑哨”。那小编想说,如果宝哥考96分那次,到处吹自己成绩多好,其他人岂不是要戳老师脊梁骨说“官商勾结”“给宝哥洗地”?这里外都不是人啊!

  小二说考砸了是老师针对宝哥的刁难。可你们小二都说了,日均十亿件,五亿人消费,那是远超全国半壁江山啊,那这51/92的比例,应该算是偏袒你们了吧?工商明明尽力一碗水端平了,怎么就成黑哨了!

  说到偏袒,宝哥作为优等生,享受来自工商的特殊待遇可是罄竹难书吧?作为杭州的企业,整个浙江12315系统有多少人在给你处理网络消费投诉,整个浙江工商又有多少人在给你搞网上亮照工作?一个个小小余杭局几十号人一年要处理多少淘宝投诉案你们应该也清楚。被浙江工商最支持的企业说“不作为乱作为恶作为”,这也是最冤的!

  马总,我继续从老师的角度讲执法部门的苦衷。你们说自己做企业的多少辛苦打假有多少努力,让我们理解你们的付出,而这正是我们执法部门最想说的!自己再苦再累再努力,别人只一句“市场假冒横行,就是工 商吃干饭”,你便半句话没有。你去和别人说自己班好生多少好、平均分进步多少、低分学生进步有多大,别人根本就不理会你,他们看来,这所有人不是满分,你 就是被骂的命。过去你教过的那几个差生,什么地沟油、毒奶粉、毒大米,可以让你一辈子抬不起头。这和你们现在处境一样。

  学生成绩上好,没人去关注学生底子如何,教育资源配置怎么样,反正一切都是你老师的错。老师不是神,能凭一己之力就能让所有人考一百分;老师也不是牛,再打再骂只会埋头耕。浙江工商万把人,经济户口是420万。一个老师带四百号学生,这老师再厉害再努力,如果学生不配合,光靠这老师管,我想永远也管不出好未来。这也和你们现在处境一样。

  所以,工商没针对你,淘宝也发难错对象了。同时,这假没打好,咱俩谁也脱不了干系!打击假冒伪劣,需要工商部门的铁拳监管,也需要淘宝这样的大平台配合,更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我们携手作战,未来才是光明的!而现在,你一句我一句的,只会被别人看笑话。

  打假,疼一时,利一世!且打且珍惜!

  一个80后工商小编

  2015年1月29日

  刘红亮要求处罚阿里:指标为每天交易额1%

  工商总局公布名为“白皮书“的会议纪要后,有参会人士透露,当时会上刘红亮对阿里还有更加明确的“行政指导“,比如警告阿里一年要处罚“千八百次甚至几千次“,比如按每天交易额的百分之一下达行政处罚的指标。对照后发现,以下会议录音并没有写进白皮书里。

  刘红亮说:“处罚1例太少啦,你一年处罚千八百次甚至几千次,我觉得太正常啦!每天三千万的交易,你就按百分之一来算吧。”

  刘红亮说:“第四步就是刚才说的百分之一的行政处罚,31个省市区、40万工商人一定会走到这一步,对阿里系平台企业、商家会开出罚单,这是一种常态,等开出罚单的时候,这样的生态才协调才融洽才有持续的生命力保障,因为它们在履行职责。

  刘红亮说:“有些同志可能说,刘司长对阿里有偏见,他怎么老挑毛病?我今天能来,我对阿里没偏见,我用我的行动佐证,因为这是我的职责。开个玩笑话,我们这一排的所有同志加起来年薪顶不上对过各位月薪。这不是开玩笑啊,你们一个月的工资等于我们这些人年薪加在一起啊,那晓峰就更不用比啦,人比人气死人啊。”

  商务部插话:加大电商整治力度

  29日上午,商务部召开发布会,对淘宝与工商总局之争“发声”。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表示,工商总局通报2014年下半年网购定向监测报告,相关企业提出异议,商务部高度关注这一问题。

  沈丹阳表示,设在商务部的全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办公室负责人已通过商务部网站发表看法,他在此重申,表示要对电商加大整治力度。

  商务部公布了一组数据,网络购物发展迅猛,零售额连续3年增长超过40%,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网络零售市场。去年以来,查处违法案件11000多起,关闭屏蔽网站3400多家,查获进出境侵权商品9000多批次,20多万件。

  商务部表示,下一步将继续把互联网领域专项整治推向深入,健全电子商务领域法律法规,充分利用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提高市场监管能力,加强政府与企业和行业组织的合作,为消费者营造放心满意的网购环境。

  马云回应:假货不是淘宝造成的 但注定要背负委屈和责任

  人民网报道,淘宝网1月28日宣布,即时成立由300人组成的“打假特战营”。同时,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回应说,假货是所有商业模式发展的硬伤,假货不是淘宝造成的。但淘宝注定要背负这种委屈,这种责任。淘宝只能认下它,解决它。解决假货和知识产权的问题就是解决淘宝的生存问题。社会问题不能靠一个公司,一个平台来单干。我们必须动用一切资源和力量,通过社会共同治理,而不是各自为政,互相指责。

  马云还解释说,假货是社会经济发展的病毒,是人性弱点的作祟,人类社会自有商业行为就存在,数百年后它依旧会存在。欧美发展的经历证明,在粗放型经济环境下,特别是人均GDP5000美元上下假货是最盛行时期,而今天的中国,无论是经济结构的不合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缺失,特别是经济发展的不均衡,假货问题和知识产权在这几十年里已经到了日益严重的时期。同时,现实社会里制假售假体系,几十年的发展已经深入到商业社会的方方面面,线上世界只是现实世界的一个写照。

  马云失首富宝座

  让阿里巴巴与国家工商总局因“假货”监管问题而产生的矛盾,成为街谈巷议的焦点。与此同时,在首富宝座的排行榜上,剧情也一样热闹。

  就在1月28日当天,坊间有消息称,控制着汉能薄膜发电的汉能集团掌舵人李河君,身家已超越马云,成为新的首富人选。

  1月28日,阿里巴巴股价开盘后不到5分钟即大跌逾3%,并一度跌破100美元大关至99.07美元,总市值瞬间缩水至2500亿美元左右,对应人民币缩水额高达逾600亿元,而持股阿里巴巴7.8%股权的马云身家也随之缩水至195亿美元左右。

  此外,截至去年三季末,马云在A股市场还直接持有4.03%的华谊兄弟、间接持有恒生电子20.44%股权,1月28日该部分市值合计为90.55亿元。结合阿里巴巴的持股市值,马云的上述持股市值累计已接近1300亿元人民币。

  同时,阿里股东美国雅虎公司27日宣布,拟新设一家企业,独立于雅虎,接管雅虎所持中国阿里巴巴集团股份。瑞信分析师认为,此举意味着阿里巴巴股票供应的增加,势将给阿里巴巴股价带来压力。

  据最新“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统计,截止1月29日美股收盘,马云身家一日内暴跌14亿美元至263亿美元。王健林身家267亿美元,以比马云多4亿美元微弱优势重返内地首富宝座。

  史玉柱:主管部门与电商应该联手出击打击造假

  针对目前工商部门和淘宝愈演愈烈的“掐架”一事,史玉柱微博表示,关注售假是对的,但不能忽略造假。为了当地经济,个别地方政府对造假睁一眼闭一眼,造假可以公开进行。三十年来,造假、售假一直很严重。主管部门严打线上售假的同时,也该打一打线下售假,更该打一打造假。主管部门与电商,应该联手出击。

  美国王牌律所着手调查假货风波

  据财经网报道,根据北京时间1月30日凌晨消息,阿里巴巴股价遭遇重挫。周四下挫8.64美元,收于每股89.81美元,跌幅为8.78%,市值蒸发近215亿美元(约合1343亿人民币)。

  此外,阿里巴巴投资者正委托美国律师事务所Pomerantz LLP对此事进行调查。该项调查内容涉及阿里巴巴及其管理人员和/或董事是否违反美国1934年证券交易法第10条(b)和第20条(a)。这可能引至更多股权律师事务所展开调查,引发更大规模集体诉讼。

  据了解,阿里巴巴去年9月17日在纽交所IPO(首次公开招股),发行价为每股68美元。去年11月,阿里巴巴股价曾一度达到120美元。随后逐渐下滑,目前徘徊在90美元左右。

  而此次阿里巴巴投资者所委托的事务所,Pomerantz由被誉为集体诉讼教父的已故Abraham L. Pomerantz创立,被公认为企业、证券和反垄断集体诉讼领域首屈一指的律所之一,在纽约、芝加哥、圣迭戈和佛罗里达州均设有办公室。

  背后仍存的三大疑问

  一场轰轰烈烈的“口水仗”看似偃旗息鼓。不过,其背后仍有三大疑问待解。

  一是淘宝为何有叫板监管机构的底气?

  多数市场人士认为,是阿里巴巴庞大的财富规模给了他们自信,加上淘宝向来喜欢打着创新商业模式的招牌“横行”市场,自然就产生了对监管嗤之以鼻的情绪。有专家戏称获得过总理接见的企业就是不一样,并称淘宝在争论中的逻辑是:假货问题不是我们能解决的,需要执法部门你们来解决,我们是前所未有的大市场,和你们以前监管的小企业没法比,你们不听总理的话创新监管方式,反而用旧思想乱指挥,不作为、乱作为、恶作为,我也不怕把事情闹大,坚决投诉你们,谁怕谁?

  如此公开“叫板”监管部门,淘宝并非第一家。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市场主体,觉得受到政府监管部门的不恰当作为,而引发不公正待遇时,都敢于“挺身而出”。有业内人士认为,企业“叫板”监管部门,并非企业越来越大胆,不妨把它看作是一种进步。政府部门不再是占据完全强势的位置,能随意“发号施令”;企业也不再是对管理部门的决定“唯唯诺诺”,而是争取平等对话的权利。

  二是工商总局是否针对淘宝“选择性执法”?

  对此,工商总局公开回应称采样是由第三方而非工商总局直接进行的,所以不存在针对哪一家平台的问题。有专家告诉记者,单就结果本身而言,确实存在不妥之处,例如抽样程序的科学性和合理性。但是,此次抽样更多还是针对市场违法线索调查的一个结果,作为未来执法的依据,这个行为本身还是为了维护市场正常的秩序和消费者的权益,因此不应过度指责工商总局是在阻碍行业发展。

  三是淘宝网假货的情况到底如何?这才是消费者最关心的问题。

  很多消费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表示,淘宝上售假等问题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其实很多时候根据商品价格就能判断出来到底是不是正品,还有很多是知假买假的情况,也是满足了不同的需求。

  对于这个问题,工商总局在2014年《关于对阿里巴巴集团进行行政指导工作情况的白皮书》中称:淘宝网、阿里巴巴平台网店销售的商品或提供的服务存在大量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质量不合格、无合法进口来源证明、国家明令禁止销售、传销等类型的商品信息,假烟、假酒、高仿手机、假名牌包、假证、封建迷信与赌博用品、危害公共安全的物品、管制刀具、窃听器材等大量存在。平台开办方对平台内商品信息的进入审查、日常监测、违规处置不到位,在处理权益受损者维权诉求和监管部门的执法协查时门槛偏高、效率低下。涉嫌在明知、应知、故意或过失等情况下为无照经营、商标侵权、虚假宣传、传销、消费侵权等行为提供便利、实施条件。

  而作为回应的淘宝官方声明却并未正面回应此事,仅称自己也是假货这个阶段性问题的受害者而不是受益方,未来将“继续虚心听取各方意见,提升自己的打假水平,但是同时发现根本不能凭一己之力真正解决线上线下共生的假货问题”。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显然淘宝在假货是否真如工商总局所述之泛滥这个核心问题上是理亏的,但是其更多地把问题转嫁到工商总局身上,称他们应该创新监管,有顾左右而言他的嫌疑,更重要的是,淘宝网的声明始终针对工商总局网监司司长个人,更是有失偏颇。

  此外,专家还提醒,消费者通过网络交易平台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时是有法可依的。新修订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消费者可以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要求赔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不能提供销售者或者服务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也可以向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要求赔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做出更有利于消费者的承诺的,应当履行承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赔偿后,有权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追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承担连带责任。

  结局如何?

  京华时报评伦称,这场“大战”的脉络看似复杂,其实很清楚:在工商总局方面,认为定向监测是正常监管,而且对阿里系已经留有余地;在淘宝方面,则尽量回避与工商总局这一监管主体发生组织层面的对立,而将矛头只对准刘红亮个人。

  这不是良性的监管与被监管关系。从保护消费者利益的角度出发,如果阿里系网络交易平台确实存在《白皮书》中所指的那些问题,应该更早告知消费者,而不是在双方出现对峙时拿出来作为支持自己监管正当性的证明;而淘宝网也不必避重就轻把棒子指向具体个人,刘红亮所为是职务行为,如果淘宝有异议,可以走行政复议等渠道维护企业利益。孱弱的市场监管和糟糕的企业公关,把一件本来正常的事变成了闹剧,而多数消费者在这场喧嚣中只能是无所适从。

  即使仅从纠偏角度说,淘宝和工商总局,都有必要进一步厘清是非曲直。工商总局应该检视定向监测中是否存在抽样漏洞,导致监测数据失真,同时对监测者是否存在倾向性给出正式结论;淘宝网也不必以第一电商自恃,而应该检视一下“非正品”中是否掺杂有假冒伪劣商品,并以更积极的态度配合正常监管。毕竟,淘宝的平台模式和激烈的竞争环境,给假冒伪劣藏身其间提供了充足空间,这也为消费者的日常经验所证明。即使工商总局的监管有“辫子”抓,也不代表淘宝网的经营不能被指摘。

  实际上,淘宝网与工商总局之间并非没有共同目标。阿里系决策者一直以假冒伪劣商品为最大隐忧,去年阿里系还首次公布了自身打假的相关数据。如果企业监管与行政监管能够更好融合,那么本可汇聚成更强大的打假势头,并探索出一条可持续的打假模式。

  这需要以两方面的融合为前提。行政监管方需要适应网络交易的发展态势,既担起监管职责又不对市场的自发秩序形成干扰,网络交易平台则需要开放监管数据,而不是以宏大的企业社会责任为盾牌,阻挠监管进入网络领域。

  因此,对淘宝和工商总局来说,弄清是非曲直涉及两方面:一是弄清网络交易商品定向监测这一个案的是与非,二是通过这一个案,努力总结出一些能让监管者与被监管者互洽的网络交易平台监管经验。如此,二者之争才最有利于双方,也有利于消费者。

  延伸:阿里和政府衙门的交锋史

  除了工商总局,阿里巴巴跟其他政府部门和有政府背景的国企都有过正面交锋。静观淘宝跟工商总局战事发展的期间,不妨先来回顾下几年来阿里跟政府衙门的过招史。

  阿里VS工商总局:别吹黑哨!

  1月27日下午,淘宝官方微博发布名为《一个80淘宝网运营小二心声--刘红亮司长:您违规了,别吹黑 哨!》的公开信,公开指责国家工商总局网络商品交易监管司,更点名批评网监司司长刘红亮:“您违规了,别吹黑哨!”

  国家工商总局披露了2014年《关于对阿里巴巴集团进行行政指导工作情况的白皮书》,列举阿里系网络交易系统五宗罪状。

  当日下午,淘宝官微再发声明称:欢迎公平公正的监管,反对不作为、乱作为、恶作为。针对刘红亮司长在监管过程中的程序失当、情绪执法的行为,决定向国家工商总局正式投诉。

  阿里VS商务部:悟空又调皮了

  2014年7月11日,商务部电子商务司副巡视员聂林海在“2014中国国际电子商务大会”上批评马云做菜鸟走歪了,到处建物流基地建仓储。“因为经不住诱惑,地方政府太重视电子商务,给他非常便宜的地,对物流公司来讲没关系,地会升值赚大钱,所以他走歪了。”

  15日下午,阿里巴巴首席市场官(CMO)王帅在微博中就此事做出回应:称菜鸟物流的事情“我们不能着急,您也不要太急”。随后,菜鸟网络官方微博转发了王帅的微博,并回复“悟空你又调皮了啊。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们一起努力!”。

  阿里VS银行系统:决定市场胜负的不应该是垄断和权力

  阿里和银行系统可谓积怨已久。早在2009年9月举行的APEC峰会上,马云就炮轰炮轰银行业嫌贫爱富,是中小企业资金之痛的根源,中小企业家完全可以像阿里巴巴一样“不理银行”,“为什么国企、房地产得到贷款,而中小企业没有?同样的问题我已经听了6年,我还要听多少年?”

  随着支付宝为的发展壮大,阿里与银行系统间的摩擦与碰撞不断发生。

  2014年3月19日,传出央行拟限制第三方账户转账额度的消息,马云在阿里巴巴技术论坛上说,“有时候,打败你的不是技术,可能只是一份文件。”马云这一表态被认为是针对“央行文件”的回应。

  这时候的马云还比较含蓄克制,但当几天后国有四大银行相继下调对支付宝快捷支付额度,马云终于按捺不住了,他在其来往“扎堆”中发表文章表示,这是支付宝“最艰难的时刻,也是最光荣的时刻”,“四大天王封杀,支付宝虽败犹荣,虽死犹生,但决定市场胜负的不应该是垄断和权力,而是用户!”

 

 

 

声明:部分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及其他平台,内容仅供读者参考,不确保文章的准确性,重在分享,所有图片和文字来自网络,如有版权所属归原版权者所有,如果侵犯请告知,我将在24小时删除!

 


快速回帖 请输入昵称:

发新帖